您好, 请登录免费注册
客服热线:010-888617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帮助中心
众家评说张继刚
发布时间:2016-10-11 来源: 艺术家 作者:众家
  

张继刚先生,少居乡村,以毛笔描写山川百草,旋即得名师教诲,淫浸书籍,与古贤欢晤,时而赋诗,时而吟咏,得律诗数百篇,年久积多,藏纸成册,刊墨行世,其诗古韵儒风,得先贤遗格,豪迈婉约,意境超然耳。

耶鲁大学教授张哲宇

 

 

此卷《墨竹春兰图》得文衡山神韵,气格雅正,包文藏史,意境深邃,不易得也。

启功

    

散淡飘逸诗魂骨,写到妙处得天真。

启  功


 

张氏以花鸟取胜,参古法从生活中,作品生机勃勃,神彩焕发,趣生纸外,所写墨竹出入宋元,又因品鉴万轴,读书养气,心与神会,不专与摹拟写生中来,故能文清韵雅,于传统中见新意,新意中承载传统也。

王己千

 

 

 

张继刚先生以画业感受鉴学,包览历代名迹遗珍,展卷辨伪,宏著精论,为其学识所养矣,

康奈尔大学教授、汉学家、诗人鉴赏家 张梅庵

      

 

张继刚先生为鉴学专家,我家旧藏《渔村小景图》一卷,年久款落,不知何人所绘,已卯夏月张氏来访,鉴为明人张宏真迹,过数载我缘于启元白先生晤,元白老展卷喜其后学有为,悦其事。

法国巴黎大学教授张鼎巨

 

 

清韵留晖

张继刚先生与我过从有年,二十余载他从事绘画及美术史论研究,对我国古代书画鉴赏有一定的功力,近年来张氏著述颇丰,文章论述精辟,得到前辈师友奖掖,这些成绩都于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张氏绘事,基于传统,承华夏文脉之延续,得徐黄两家之法,细笔极精微,意笔极放逸。有“老笔纵横,泼莽胭脂”之趣,与古贤近人相通,参造化与心源同根,迁思妙得,气息渊雅,作品有己之面貌。其诗风雅,挥墨漫题,能传久远,词作为歌唱家及古琴名手所喜爱,争相获得,与之订交倍感幸事。张氏生活在乐山乐水之境,闲云野鹤之中,烟云供养,花草相伴。刘海粟、王个簃、唐云、朱屹瞻等画坛宿老生前亦有诗画相赠奖掖后学。为艺苑轶事。

杨仁恺

诗画相得益章

著名画家张继刚教授与我订交多年,过从多矣。故对其品学书画艺理、诗赋鉴学诸多学术有所了解,其文章画作刊墨行世有十余种之多,三百余万字,文采飘发,犹对古代法书名画史论鉴学,论术精微,为国内及港澳台学术界所重示,多次应邀出访域外,进行鉴赏工作及个人画展,声誉日隆。

张氏绘事,基于传统,承华夏文脉之延续,得徐黄两家之法,细笔极精微,意笔极放逸。有“老笔纵横,泼莽胭脂”之拙趣,与古贤近人相通,写春雨江南,梅绽初蕾,参造化与心源同根,迁思妙得,气息渊雅,作品有己之面貌。其诗风流,挥墨漫题,能传久远,词作为两岸歌唱家及古琴名手所喜爱,争相订交,与之往来,倍感幸事。张氏生活在乐山乐水之境,闲云野鹤之中,烟云供养,花草相伴。已故老友启元白先生昔日赠句,“散淡飘逸诗魂骨,写到妙处得天真”。刘海粟、王个移、唐云、朱屹瞻等画坛宿老生前亦有诗画相赠奖掖后学。为艺苑轶事。“百年诗酒风流客,一筐书画浪荡人”亦是我数年前所赠之文字。

岁月流逝,在我多年工作中,为一位青年学者艺术家作序三次,写多篇文章论述其艺术及学术成就世不多见的,这不是因为我与画家友谊久矣,而确为他的治学与创作常动思绪,愉悦无限。

 

甲申年春日于沐雨楼中

杨仁恺

 

 

 

瞪目惊异色,落墨点缀工。丰园写稿本,蝉噪野风声。

王个簃

 

 

观继刚画作,承文脉之延续,意境清雅,从外卷中来。

                                        朱屺瞻老民题

 

淡月永夜拥书简,罗经百子寻古音。

季羡林

 

 

张继刚君《兰竹卷》得文与可、赵魏公、柯敬仲三家遗法,参造化写兰竹之性合人格之美,隔入画卷魅力无穷也。

谢稚柳


书画鉴学:

近日获读友人张继刚教授《沐芦学堂书画鉴学从稿》等著作。犹为惊喜,甚为钦佩。我与张氏欢晤于九十年代初,时杨仁恺先生来访大都会博物馆,继刚先生即随之,畅谈之中知其在书画鉴赏方面有一定之素养,书画创作也大有声誉,后从友人王方宇教授处得知张先生出版鉴学从稿,其中包括对克利弗兰艺术博物馆所藏,元冯仝绘张衡山煮茶图考证诸文。引起我的重示,故此索求大著,拜读后犹甚心欢。张氏积学日久,得国内鉴界知名大家亲授,从中寻找出治学门径,殷实自己的学业,在书画鉴学领域,承传薪火,有所成就,实为难得。

何惠鉴

 

 

 

 

张继刚教授的书画艺术,继承古贤之法,得徐黄两体,花鸟草虫以齐派为基,后参吴缶翁意,即而缘虚谷笔,泼墨施朱,互为参化,旋追寿门、白阳、青藤,入元境后复归心师造化,以天地为图象,漫笔挥毫,工笔得宋人遗法,精微神妙,泌人心脾,不与俗工论,故格高韵雅,书学二王,遍鉴诸体,化为己貌,实不易矣。

                               巴黎大学教授蒋梅邨先生

 

 

 

《张继刚花鸟画的境界》“中国花鸟画的寅进,至五代已臻于成熟。黄鉴工笔重彩和徐熙没骨写生两派各立门户,在艺坛上交相辉映,历代画家虽有兴革,但总的技法仍然是一脉相承,倒是没骨写生到了宋以后则多以写意出之,得到颇多的发展。

著名画家张继刚先生从事花鸟画创作已有多年,且用力甚勤。他能画徐黄两体,工笔取法宋元兼师造化,得写生之妙谛。作品清新俊逸,似古实新,独占风骚,正是因为工笔画的基础扎实,从而有助于写意画的开拓,笔下千岩万壑,泼墨敷彩,有元人风致,吸吮明诸家精髓,得青藤、白阳之妙,意趣在吴昌硕齐白石之间,画格高雅,有己之面貌,画余撰文论史,探艺道之奥妙,著有《清末海派画家蒲华研究》,《沐芦艺谭》,《沐芦草常堂书画跋记》,《张继刚花鸟画谈》,《沐芦草堂读史笔记》,《沐芦草堂文集》,《张继刚画集》等著作,名传域外,职香港中文大学。

二十余年来,画家与我多有过从,他的求学精神是令人欣慰的,80年代初期画家有幸与一代宗师刘海粟老人及北京上海诸多名家相识,得到教诲,学业精进,这里刊出张继刚教授的绘画作品,有工笔、写意,各具形态,绰约多姿,相互争辉,给读者一种美的享受。

   张继刚教授的作品已从写生中进入了艺术的境界!

                                     杨仁恺

 

  

台北故宫博物院江兆申先生撰文《文人画之笔墨》

张继刚先生无疑是当今画坛及鉴赏界最年青的学者和画家,他继承中国文人画艺术精髓,从传统中来,以笔墨造境,创出新意,为论者所激赏。

事实上,也只有从中国文人艺术文化背景入手,才能深入了解画家的学识学术观点及艺术境界。

研究一位艺术家的画业,通常要从他的师事开始,张氏少年时从师国内文史巨擎鉴学宗师画坛翘楚,为他日后的学术思想及绘画创作打下了基础,张氏绘事工写兼备,承宋人之法,意笔有元、明古贤之境,鲜活生动,意趣无穷,无今人之弊,张氏包文孕史之博,传承古贤遗风,赋诗跋题,挥毫而就,非一般功力者所能极也。

张继刚先生的诗作,令人称誉,参唐人诸子之魂,得宋人尚意之妙,自有气象风骨,为诗道“出林之秀”与画事同功,故予论之。

                                                                                                 江兆申于台北

                                                           

 

平淡出真味

——张继刚新作欣赏

                         

张继刚最近来二月书坊,带来一批他新的花鸟画作品。

画作承袭了他往昔的题材,却让人看到了他从容、敏感、灵秀的内心,与圆融、清雅的书法用笔。古人画兰、竹必是抒发胸中意气,张继刚虽未身在唐宋,但见其画作、书法却是灵秀清妍,驰骋纵逸,想必心质清雅又傲然。尤其新作,更似从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物之感知,尽管他作为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古书画鉴定专业博士生导师要参加各地学术会议。人,总是匆匆忙忙,但观其画,确知其心境淡然如菊。

张继刚很早介入鉴定、史学、小学、考据各类学科,从小受到中国古典文化的熏陶,与鉴定大家杨仁恺、启功、王已千等大学者之交往,养成了他安然静雅从不急功近利的心态。

他的画作并不追求奇异的画面效果,图式上也没有很大的变化。但整体气息清澈真挚,笔法酣然,醇厚格高,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内涵及文脉的延续,所以欣赏他的作品似如见心,“修成天爵”。张继刚不是以画作来张扬自己,却是为了“修养”自身而完成他的学术研究与绘画艺术的创作,其作品无限内涵魅力无穷,令人回味。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他通过对绘画的妙悟求得内心安定与满足。因此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出他与古人的相知相遇,笔墨展示出他的画外功夫与修为。

也许张继刚很喜欢苏轼的字,在他的题跋挥洒中往往于不经意处让赏者感受到苏轼手扎的妙境,入帖出帖,仙气飘渺,书随心变。不仅笔法浑厚逸遒,题跋的内容也让人看到他与古人精神相通处。如他近作跋之内容:

兰生远兮,沐春风千载兮。月皎洁兮,映故华夏。兰魂骚兮,沐春风日浴兮。月皎洁兮,映故山川。

兰馨远兮,沐春风香祛兮。月皎洁兮,映故吾心。兰幽谷兮,沐春风香祖兮。月皎洁兮,映故君子。己丑春初月继刚书

题款:明人文衡山写意,予家旧藏一帧,常玩展卷得悟其韵久矣,己丑春月继刚

此跋情驰神纵,超逸优游,张继刚的人格性情跃然纸上。

品鉴他的作品,其技法真如古人所言的“书法演成画法功”,一切都是从学养、鉴赏、书法中来的,通会之际不掩心境。张继刚的绘画透着他对生命怜爱之情及对生活的热爱。那种生命的状态在他笔下悠然而出,那种趣味、潇洒、真情盎然地散在他的笔阵墨迹中。水仙的创作在张继刚笔下显示出茁壮生机,而黑猫淘气背影恍若瞬间就要跳出画面,这些记忆中的细碎生活情景深深地打动了画家,使他用水墨的语言表达出画面永恒的生机和勃勃的生气。从他的画里,我们感受到画家的真实性情,不做作,朴实而美好。有时,当我们不再刻意地强调技法之时,那笔下的圆融情态会自然地带出绘者本真而灵性的一面。

陆虹

 


上一篇:没有了